分类目录归档:我家小宝

2008
08-28

闲思碎语

一、关于毛发
刘海长长了,后脑勺上的头发也长长了,原来的发型已经完全变了样。我又开始留长发了,这可是我的初衷啊,整个毛发正配合着我的意图努力发展了。可是我又不想把他们留下了,看着那些漂亮的BOB头,我想还是剪了他们吧,或者,去弄个卷发也不错啊,那是大卷还是小卷呢,是剪短了造个《搞笑一家人》里徐老师那样的发型,还是长度不变整个大波浪呢。可是,Tang姐姐说还是长发齐刘海比较适合我的气质,宝宝也似乎更满意我直发的样子,试探了下他的口气,好像很难再次接受我弄个大蓬头回来啊。
恩,怎么办,毛发的美容问题还得困扰我一段日子啊!

二、关于生病
再次深刻体会到“病来如抽丝、病去如山倒”这句话的真谛了!每天吃饭、睡觉、健身、看电视,好好的,不知怎么的又遭疾病缠身,而且还不是一个一个来,虽然都不算大毛病,可闹起来真是威力无穷,时不时的真让我有接不上气的感觉。唉,食欲也明显下降,再折腾几下,前阵子养的几斤肉算是全赔进去了。所以,毛爷爷说的“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可不是盖的。

三、关于蟋蟀
正写着了,就看到地上一只蟋蟀在东爬西晃的,要是平时宝宝在,我早惊声尖叫拉。可惜现在就自己一个人,看着它逍遥的到处晃,真想给它点教训,这里可不是它的地盘。可是,此时,谁说不是呢,它已经从这屋串到那屋了
,简直无视我这个主人的存在。我心里早已恨的把它碎尸万段N遍了,但,无奈,我只能眼睁睁看着它,在我视线范围内,嚣张的,张牙舞爪。。。。。。
对待有些事情还真是越大越不中用,看这阵势谁能想到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还玩过斗蟋蟀。。。。。。

四、关于装修
近来闲着没事,总想弥补下房房装修时我没有尽心尽力的遗憾。
房房装修时确实时间有限、精力有限,住的又远,好不容易有个周末,又被告知单位需集体活动,不得缺席。就这样,装装停停,工期拖了近一年,终于不太尽人意的结束了。现在来看,当时有几大错误:1、委托的装修公司没有货比三
家严格挑选。虽然选择的“百安居”也算是大装修公司,而且是设计、购物、装修一条龙服务,但是骡子是马还真得来出来流了了才知道啊;2、设计师的问题。给我们服务的是一个年轻的女设计师,照理女设计师心思细腻,加上年轻,设计出的东西应很符合我们的标准。可谁知,接触几轮后才发觉原来碰到一个经验不足的,几乎没有什么设计理念,什么都问我们的需求,要不就是设计的东西工人无法施工,唉,倒霉!3、施工队的问题。不要指望每个人都很自觉,如果没有监工的话,能偷工减料就偷工减料了,虽然装修公司也有监理帮我们,但毕竟他们才是一家人,监出来的效果不会好到哪里去;4、我的问题,这是最大的问题。装修真是个大工程,想完全委托给别人,除了砸钱别无其他,而且有可能赔了夫人又折兵。说真的,要是能重来一遍的话,我宁愿当时多操心一点自己的事情,而不是不精力放在一些无味的事情上。
只可惜现在房子的整体已成定局,想要大动估计得等几年了。那么亲爱的房房,我只能给你做小手术拉。

继续阅读

Read More >
2008
08-12

自“驾”温江

2008年8月11日,天气:连续阴雨天后难得的艳阳天
今天突发奇想,准备独自骑行温江。装备极简单,就是我的双轮驱动的“奔达”小爱车,它已经跟随我两年多了,前不久刚换过一个轮胎,让它陪我做出这个创举,真是难为了。

基本上没做什么准备,下午1:30分,在外面随便吃了点东西就出发了。

我考虑就沿光华大道一路杀下去,可是可是,从家里出发往哪里走才能上光华大道呢。真后悔平时一上车就呼呼大睡,这时可就犯急了。还好几个三轮车司机大叔大妈们比较友善,给我指了几条道,就算这样,在过三环之前,我还是绕来绕去兜了几个大圈啊。值得一提的是,当他们听说我是要骑车前往温江时,都是一幅诧异加佩服的眼光。其实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只好谦虚地说:恩恩,只是试一试哈。
终于上的光华大道,眼前豁然开朗,耳根也清净了不少。看了一下指路牌,距离温江还有16公里。心里默算了一下,应该不远,应该可以撑过去吧。大不了回来的时候打车罗。

没走多远,又看到一个指路牌,距离温江还有11公里。不会吧,我惊喜着,这么简单就骑了5公里拉,看来真是难不倒我了。

继续骑,再次看到指路牌的时候,指向距离还有5公里。我心里窃喜,还是相当轻松哈。兴奋的我边骑边给自己鼓劲喊口号:冲啊、加油、冲啊、加油!
。。。。。。
不过,看来我是错了,或者就是指路牌错了。等我又骑了约莫有前面5公里长的距离时,温江似乎仍然不着边际。而且我突然想到,我还算熟悉的南草坪还没有出现了,还有花博会的那几桩高楼也还没有冒出头。天啊,到底还有多长啊,我顿时没了信心。

没有办法,回头是不可能了,只有削尖了脑袋往前冲啊。

路过了一个又一个楼盘,平时垃圾短信里提到的那些有多么多么经典划算的楼盘广告一个个冒出来,唉,要是可以的话,干脆去看看新房子算了。

。。。。。。
终于,南草坪出现了,。。。。。。,又终于,花博会高楼出现了,。。。。。。又终于,我看到我自认为的温江“标志性”建筑出现了。
啊,我真是太兴奋了,使劲蹬了几步。自“驾”温江成功,真是没有辜负我对自己的信任啊。看看时间,接近3:30分,霍霍,不知不觉就运动了俩小时哈。

在温江晃了约半小时吧,我在挣扎:到底是继续还是出租回去。最终,理智战胜了懒惰魔鬼,我选择继续。

回到家里,已是6:30分,今天的温江之旅以胜利告终。

继续阅读

Read More >
2008
08-08

今晚一个人在家

宝宝晚上又要值通宵班,跟他磨了一会儿说要陪他加班都不行。呜呜,那就意味着晚上只有我一个人在家。
说起来遭人笑,都奔3的人了,还怕东怕西的。晚上不敢一个人呆着就是其中之一哈。
其实已经磨练了好多次了。前两年,宝宝一出去就是半个月,我也是硬着头皮混过来的;工作了,一个人出差,睡在宾馆里,也是一个人硬挺着。
那时总得跟宝宝聊天,得把我哄睡着了才算任务完成。而且必须开着电视、开着灯(唉,典型的不怕浪费)。
严格来说,我应该已经基本上习惯一个人的夜晚了。
但是,那是要看环境的。
现在住到这边,还没有整晚一个人呆过,想想就有点可怕。

我真是很讨厌夜晚,天黑黑的、寂静无比。。。。。。

本来想好了两套方案,一是不远千里到龙泉大刘家借宿一宿的,可是他们家小白说好了要出差又临时变卦;没法,执行第二套方案,给这边的同学打电话,让她住我家陪我一晚,可恶的是居然没有再回我电话。

呜呜呜,看来只有硬撑了。
打扫完整个屋子,洗澡,看电视,眼看着快11点了,可一点困意都没有。又拿来书催眠,看了一会,眼睛都疼了,还是没有睡意。继续看电视。
宝宝也挺耐得住性子的,居然只给我打了一个电话就再没有音讯了。
看来真不能太依靠别人啊。

为了我的美容觉,还是得赶快睡了。

我决定在楼下客厅睡(我自我感觉要安全些,其实纯粹是心理安慰哈)。

抱着毛毯,窝在沙发上,照例是开着电视、开着灯,。。。。。。,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记得跟宝宝发了几条短信。。。。。。

中途醒了两次,一看外面,还是黑的,继续睡,再看外面,^_^,天亮了,赶紧熄灯,爬到楼上床上接着去睡。

没有别的感觉,就是胳膊、腿僵硬的有些疼,而且回笼觉一下睡到了快10点。

唉,我的“约法三章”就这样被违背了:(

继续阅读

Read More >
2008
08-01

退休了,我在干什么,该干什么

转眼一个星期过去了,一点没有觉得自己已经没有了工作,倒像是在休年假,或者像去年那样,请了两个星期的假在家复习备考,假期到了就该上班了。
这个星期偶尔也跟原来的朋友们通通电话,实在没有感觉自己是个失业的人,是一个不用在一个星期或两个星期的假期后又要去上班的人。
这个星期的每一天的生活都比较充实。前一两三天在家收拾屋子,两个家的东西要并到一个家里,还是够我收的。本来想好慢慢收,却天生习惯了先苦后甜,不管多累总想一鼓作气把该干的事情干完了再来享受。
然后的一两天就因为“劳累过度”有点热伤风,有点犯咽炎。昏睡着,也刚好给自己惰于起床找了个很好的理由。
晚饭过后会跟宝宝一起出去走走,这是宝宝向往了多年的,两个人牵着手很悠闲很悠闲的散步,最理想的是还有一条萨摩耶或是喜乐蒂或是哈士奇之类的狗狗跟随左右。

最苦恼的还是一日三餐的问题。本来就不喜欢进厨房的我,现在更是恼火。在菜市场转悠半天也不知道该买点什么,老是那些菜,没有一点新鲜感,就更别提做了。
不过我首次尝试的菜,包括炖蹄花等等的,倒还是一次成功,可能在烹饪上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天赋(窃喜:)!就是每次做菜前都会先打电话给老妈咨询的)

离开前,每个人都说,好拉,现在有的是时间,想干什么就可以干什么了。
是呀,现在的时间都由我自由支配了。但时间是一样的,我并没有多出很多时间来,我得跟自己“约法三章”,不然,时间会从我这里悄悄溜了。

一、不睡懒觉(当然周末或许可以破破例);二、不沉迷于电视;三、不做其他不该做的事。。。。。。

另外:一、坚持锻炼身体,一周四次上健身房一定不能偷懒;二、坚持了解与专业有关的信息,绝不能让自己脱离队伍;三、选择一个第二专业(或英语或营养师)要么自学要么参加培训班,充实自己的生活。

我没有想过自己会做一个家庭主妇,也不认为现在的我正过着家庭主妇的生活,只是暂时在家工作而已。我跟同事说,几年后的我会强势复出,^_^,一句玩笑话而已。说不定什么时候不想过现在的生活了,就悄悄眯眯欢天喜地的跑到不知哪个单位上班去了,又或者已经习惯了现在的生活,就一直持续这种状态也不一定。

其实,只要不脱离社会,不脱离朋友,不碌碌无为,不像宝宝担心的患上自闭症。。。。。。

那么,一切都好!

继续阅读

Read More >
2008
07-12

烛光晚餐

2008
07-06

天下无不散之宴席

小幸居然先我一步走了,很快,从我们知晓他要走的消息到完全看不见他也就一个星期的时间,用他自己的话说,他还恍惚着,难道他真的就辞职拉,真的就要离开大家拉!
周五晚上饭团的饭友们给他饯行,也算是给我也饯行了,因为我在这个月也要离开大家了。
小可也回来了,她是最早一个走的。
饭团里面10多个人,财务部就占了一大半,小可、小幸、二刘、小钟、小浦、我,现在已经走了三个了,加上我就是四个。
饭团于地震后的暂时性解散改为正式解散。地震后大家又相聚了两次,饭友们也没有完全到齐,很舍不得。周五的晚上我们玩到凌晨才散去。

我是二月份就提出了要走的,一直到今天还没有离开大家。似乎很难想象再过两个星期,如果我真的走的话,离别的情绪如何控制。

2006年5月10日,我离开了第一个工作单位,在那里工作了不到10个月时间。走的时候,我泪流满面,抑制不住的感伤。就在第二天当他们把我送到新单位准备返回的时候,我还想着能不能跟着他们一起回去再呆上一天。那时自己觉得他们就是我的亲人,给我很安全的依靠。
2008年7月,我又即将离开现在的单位。在这里呆了两年多,不顺心的事不可避免,但得到了太多的帮助和友爱。这个两年比起第一次的10个月还要长。。。。。。
所以,我真不想跟大家道别,就让我自己就这么走吧。

继续阅读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