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风波蜜游记 > 2007年 七藏沟(三)
2008
08-02

2007年 七藏沟(三)

DAY 4/5(10.4/5) 心灵畅游 回归现实
昨晚宝宝又头疼了,一到大山里,身体似乎还没有我好,被山里的风一吹就要头疼。我的精神却是出奇的好(基本上每次都这样,在状态中时总是特别兴奋,保持着旺盛的生命力,但是一旦松懈下来,滞后效应也是特别的显著),让宝宝陪着讲话,出去玩。他却因为头疼拒绝跟我玩,一来二去的,居然闹起了别扭。唉,他嫌我不会照顾病人,我却嫌他太脆弱,经不起折腾,两个人都挺委屈,还弄得我在大山面前偷偷的落泪。
早上起来,山里清新的空气使人的心情也格外的舒畅。忘了昨晚的不快,打点完个人卫生、收拾帐篷包裹,吃早饭,准备今天遥远的旅程。
脸上经过三天强烈紫外线的照射,已经有些伤了,虽然带了面膜,起到一定的应急作用,但还是免不了要付出代价。只是记得今天要更多的搽防晒霜,要把头巾包的更严实点。
把自己唔得更严实了仍免不了晒黑晒伤
2007年 七藏沟(三) - 第1张  | 世事我曾抗争,成败不必在我
今天的路程是从谷底往上升。一开始是在有着小溪水的谷底,四周是无边的森林和高耸的山峰。绿色依然是主旋律。我们淌着溪水(准确的说是马儿淌着溪水)走着。
昨天的阴影还影响着我,今天骑马格外小心,时不时动动筋骨,免得下马时又是动弹不得。但是屁股已经隐隐作痛了。
在一条岔路时,我们开始了今天的上升的旅程。上升的斜坡有些斜,有些烂泥,马儿们爬的辛苦,我坐在马背上也觉得辛苦,按照向导们教的方法,一会儿匍匐,一会儿后仰。而且,挺心疼那些马儿,细细的腿支撑着我们的重量加上行李的重量,还得时刻保持平衡,真是难为他们了。
终于出了泥泞的路了,我紧张的心也放松了不少。又可以拿起相机边走边欣赏沿途美景拉。
这是一个很大的下山斜坡。下山的除了我们这个队伍,还有其他的马队,蜿蜒着,各式各样颜色的衣服在满眼的绿中倒也形成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看似苍凉的大山里毫不缺少生气
2007年 七藏沟(三) - 第2张  | 世事我曾抗争,成败不必在我
下到斜坡的一半了,一个大的平台,一眼望去,视野开阔,可以毫无阻碍的看到四面的山,蓝蓝的天,真是太爽了。我们要休息下,更重要的是让马儿们休息下。因为领队乌鸦嘱咐大家,
接下来的路更艰辛。山路都是之字形,依着一座山的一旁蜿蜒向前延伸。马儿们稳步向前,速度控制的刚刚好,我们的眼睛没有停过,手中的相机也没有停过。
抓紧机会跟宝宝跟坐骑来个大留影
2007年 七藏沟(三) - 第3张  | 世事我曾抗争,成败不必在我
一路继续,我们的位置也越来越高,不时能从一个个垭口看到前方的蓝天,白云,还有无尽的山脉。我们与马帮的人交流着,听他们讲最好的松茸。。。。。。
时间继续,继续上升。终于,来到了这次旅途的最高点,一个垭口。这个垭口是一个平地,很宽阔。每个人都争着在此处留下自己的身影。
在这次旅程的至高点与宝宝留影
2007年 七藏沟(三) - 第4张  | 世事我曾抗争,成败不必在我
领队乌鸦在此召集了大家。因为下面的山更陡更长,以至于不能再让马儿驮着我们了,马儿们将在此与我们暂别,我们得靠自己的双腿爬下山,然后到达今天的终点,另一个山谷。也是我们最后一个宿营的地方。
哈哈哈,正中我的下怀。我可不愿意一直呆在马背上,折磨马儿,也折磨自己。我异常兴奋,卯足了劲地向下冲。
我和宝宝下的算快的,一会儿就超越了很多同行人。我们还看到了一对男女带着一个小女孩,小女孩的干劲也很大,这么小就出来玩儿户外,不能不说时代真是变了。
终于来到了今天的露营地,一个很开阔的地方。我和宝宝因为到的早,可以随意选择平坦地作为我们今晚的栖息之处。搭着帐篷,队友们也陆陆续续的下山来。
太阳真是好的没话说,领队乌鸦带领一干人等居然享受起日光浴来,光天化日下打起赤膊露出白花花的一片,实在是有点看不过去。他们还真腐败,在阳光的沐浴下,悠哉悠哉的品起茶来。
因为太好的天气,我也换下了身上厚厚的冲锋衣,穿上便装,感觉一身轻松。
听说在我们扎营不远处有两个很漂漂的湖,我和宝宝收拾停当,估计离吃晚饭的时间还有一会儿,决定先去探探路。刚走出门,就被已经折回来的好心人叫住,原来前面大片大片的低矮灌木很是扎人,宝宝穿着短裤是万万不可的。
翻过一个小山包,看到了绝美的景色。我真是不善描述,只觉得看到的东西美的让人失神,却拙于用言语形容。好吧,只有用手中的相机记住这不像是真实的世界。
在扎人的灌木丛中还要强颜欢笑,就是臭美付出的代价
2007年 七藏沟(三) - 第5张  | 世事我曾抗争,成败不必在我
又是一处让我们失神惊呆的美景
2007年 七藏沟(三) - 第6张  | 世事我曾抗争,成败不必在我
实在舍不得离开,却又不得不离开。我们继续前行,相信前面会有另外的惊喜。
顺着小溪水,我们达到了这次旅行的最后一个海子—长海。很大很蓝,安静、平淡,但是宽广包容。已是傍晚了,夕阳映照下的长海被分成了两块,一阴一阳,一蓝一暗。我们追逐着太阳,追逐着逐渐变化的长海。可气的是宝宝的相机在关键时刻没电了,只能用我的相机留照见证。
随着太阳下山,山里的空气骤然就冷了。没带厚衣服的我们抓紧了回家的脚步。
今夜是在山里的最后一夜。几天下来,已经有三三俩俩的同行者结为了好友,他们围坐在篝火旁聊天,享受远离城市的最后一夜。
依然有人唱歌,依然有人对着流星许愿。有人放着手机里的歌当配乐,有人早早地回到帐篷休息。过了今夜我们就要回归现实了。
10.5,最后一天,最后一天,真的是最后一天了。
早上,大队的人马收拾停当后,就继续赶路了。按照领队乌鸦的安排,我们会路过长海,这个消息着实让我高兴。留住了夕阳下的长海,我仍不满足,我还要带走蓝天白云下的长海。
在这样的美景里拍多少照片都不为过
2007年 七藏沟(三) - 第7张  | 世事我曾抗争,成败不必在我
清晨的长海果然与晚不同,我庆幸留住了它
2007年 七藏沟(三) - 第8张  | 世事我曾抗争,成败不必在我
长海边上随便怎么照都美轮美奂
2007年 七藏沟(三) - 第9张  | 世事我曾抗争,成败不必在我
恩,记起来了,在长海边上发生了与安静平淡十分不和谐的一幕,算了,不提也罢,长海的宁静是不因世人的纷争而打破的。
接下来,山水陪伴,我们一路前行。碰到了一队队的驴友,彼此友好的微笑算是打了招呼。还有就是马儿们你追我赶,彼此熟悉后也能放任马儿驰骋一下了,更何况是在宽阔的平原上。
还有一个细节。我们一群人在乌鸦的带领下冲上一个小山坡,那气势,颇有点万马奔腾、鬼子进村的感觉。
然后就没有什么太深印象的事情发生了,只是一个劲的往前走,向现代文明走去,向现实走去。
舟车劳累宝宝居然抵挡住美景的诱惑睡着了
2007年 七藏沟(三) - 第10张  | 世事我曾抗争,成败不必在我
荒野里一处废弃的牧马场
2007年 七藏沟(三) - 第11张  | 世事我曾抗争,成败不必在我
手机已经有信号了,有好些人迫不及待的给家人好友通了电话。居然还听到有人在约着打麻将。
是啊,离开宁静的七藏沟,回到喧嚣的城市,一切还是继续。
终于,在淌过一条小河后,我们回到了文明社会,一条公路,几辆穿行的汽车,几天不见,倒显得格外亲切。
所有人下马,告别马帮,放好装备,等待班车来接我们。
忘了等了几个小时,只记得有人等不及先走了,有人搭乘另外的车辆,说是要继续山里之行。剩下来的人有点烦躁的等着,终于等到巴士车把我们送回了松潘。
啊,在酒店的镜子里,这么多天来第一次认真仔细的端详自己。MY GOD,除了眼睛四周是白的,其他地方都被晒得红彤彤的,高挺的鼻子红得尤为突出,这可是我看到的最可笑最可怕的一张脸拉。
呜呜,美白面膜算是白做了。
酒店的晚饭照例是不好吃,寄希望于晚上的宵夜了。
已经混得很熟的一群人吆喝着去泡吧去按摩。这种地方,虽然我前面说了,国际化程度挺高,但还是想象不出迪厅、洗浴中心会是什么样子。罢了罢了,反正跟他们也没有混得多熟,我跟宝宝自己去逛逛得了。
后来听说,他们真选了家按摩院享受了把,而且一晚上没有睡觉都在闹腾,直到第二天,到成都。快要分手了,可能还是舍不得吧。
是啊,旅途总是会有终点,站到了,就该下车,就该离别,就该说再见。
五天的七藏沟之行就这样结束了。记住了一些,也忘记了很多。
总之,能分享的大家一起分享吧。

最后编辑:
作者:小宝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